【Gravity Falls】Transcendence AU 衍生

  • 本文是Transcendence AU前提的dipbill,CP请自行避雷。

  • 恶魔Alcor与转生成为人类少年的Bill的故事。剧情向,没有亲密内容。

  • Transcendence AU 总汤:http://transcendence-au.tumblr.com/

    有兴趣可以去看看设定,非常棒。



“Remember your promise,Bill.”


  Bill·Cipher睁开眼睛,眼前梦幻的景象让他也不禁咂舌。

  我这是在哪?他疑惑。

  强光刺激着他的双眼,空中漂浮着巨大的粉色猫咪和棉花糖一样的云朵,地面到处都是彩虹色的建筑物,还有在街道上行走的一些奇怪的动物,看上去就像毛绒玩具活起来了。bill抬头,借着抬起来的手遮挡出的阴影,环顾这个梦幻又怪异的空间。

  这个地方,让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

  没错,眼前的一切就像是曾经自己将Mabel·Pines困在其中的那个泡泡。

  这是不可能的。

  Bill·Cipher放下了手,他现在是一个纯粹的人类,没有任何力量再次制造出这个空间,或者这又是Dipper·Pines的恶作剧?那个夺取了他全部力量从而脱离了人类范畴的异类。不,不太可能,在Bill的印象里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捉弄他了。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了。

  “……我在做梦吗。”

  “没错哦!你就是在梦里!”

  活泼又充满朝气的声音突然从他背后传来,让Bill着实吓了一跳,瘦弱的少年身躯甚至跟着抖了一下。

  他僵硬的回头。

  “哇哦,Bill?你现在还没有我高。”女孩的手臂在她自己和Bill的头上方划来划去。

  “你……”Bill脸上的震惊表露无遗。

  “我?”

  “Shooting……Star……?”

  “是?”Mabel眨了眨她大大的眼睛。

  “……哈,真是个奇怪的梦。”Bill干笑一声,后退了一步,他对于现在的情况只觉得荒谬。

  Mabel·Pines早就已经死了。

  在Dipper·Pines的弔唁下,已经过去了千年。

  “这是报应?”

  “报应?你在指什么?”女孩并不明白,“我也觉得很奇怪,毕竟,Bill!”她停顿了一下,突然将脸逼近Bill现在的人类面孔,她棕色的眼睛里好像有着星星一般闪耀。Bill这么想,他过去就不敢直视这个女孩的眼睛,他无法理解这个情感丰富的姑娘。

  “你现在的样子可真让我吃惊!”Mabel毫不掩饰自己的惊喜之意,她的手已经开始不安分地摸上了Bill的脸和金色的发丝。

  “哇哦……”女孩在感叹,“你不再是个黄色的三角形而且还这么漂亮!”

  Bill已经跟不上这个女孩的节奏了,就像从前那样。他的头发已经被揉得乱七八糟,碍事的刘海也早就让Mabel梳了上去,露出少年如精雕细琢的艺术品般好看的五官。

  Bill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不明白,人类在梦境里也能如此感到心跳加速吗?他以前从未注意到这个。

  “好了…我懂了,你先住手ShootingStar。”Bill制止了Mabel还想继续乱摸的手。女孩只好有些遗憾的将手收了回去。

  少年姿态的原恶魔松了口气,他需要弄清楚这是怎么发生的。

  “所以,这是个梦对吧?”

  “没错。”

  “那么,你只是我脑海里的幻想或者记忆残留?”

  “可以这么说也不全是这样…”Mabel皱起眉头,一只手托着下巴,做出思考问题的模样,看来她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也许……

  等等。

  我的天,Bill·Cipher,你是怎么了,你居然对一个梦境的内容思考的如此认真?

  少年突然反应过来,他都在想些什么?这也许只是个单纯的梦,毕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做到像他过去那样,侵入到别人的梦境里做出干涉。

  “不过,如果没有你过去残留的记忆,我也不会是现在这个姿态。”女孩突然这么说道。

  “你说什么?”Bill愣住了,他突然察觉到了别的可能性。

  “……ShootingStar,难道说,你记得吗?”她的生平。

  “是呀。”

  “……”

  Oh my god.

  现在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了,金发少年突然觉得这是个恶梦。

  Bill·Cipher开始重新凝视眼前的女孩,她穿着色彩艳丽的毛衣,上面还有着她的标志,流星的图案,棕色的卷发,发带,也都和当年一模一样。那是Bill第一次遇到Pines双子时的样子。

  Mabel·Pines同样观察着眼前的金发少年,他看起来和她同龄,瘦弱的样子和她的弟弟小时候非常相似,只是,Dipper没有这么漂亮。Mabel想到这,眼里的笑意更浓,她盯着那一头漂亮的金发,和明显困惑不已又显得有些慌张的少年的表情,突然松了一口气,她感到莫名的欣慰。

  曾经的恶魔,试图毁灭世界的罪魁祸首。现在,是一个还没有12岁的自己高,甚至比自己看起来还要孱弱的人类男孩,更甚他看起来充满了人情味。

  “呼——”她深呼一口气,“Bill。”

  金发少年抬起头,看着她。他不知道为何女孩突然放松了起来,一下子坐进后面飘过来的猫肉球垫子里。

  “你现在和Dipper在一起?”她问,双脚荡在半空中。

  “没错,”

  “我试图利用他。”他坦言。

  Bill·Cipher已经和声名远扬的恶魔Alcor定下了契约。这既是相互束缚,又是机会。Bill很擅长考虑牺牲一些东西来换取更大的利益。虽说,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在和什么‘东西’对话,但是他清楚,他无法避免。然后他联想到了现在跟在他身边的那个恶魔。

  Alcor,世人如此称他。

  但是Bill坚持喊他那个愚蠢的外号,这让他感觉很好。

  ‘你作为恶魔的资历还差得远呢,PineTree。’

  Bill如此嘲笑过他,眼前的这个存在在他眼里无疑是可笑的,黑色的礼服打扮,如他从前那样戴着领结、礼帽。至于其他,比如棱角分明的五官和结实修长的躯体,骨节分明的手指等等,这些都是Bill陌生的,就连面容也早已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人类小男孩,青年俊朗的面孔深刻的印在他的脑海里。

  恶魔甚至还留着可笑的长发,那些棕色的卷发被黑丝带随意地束在脑后,Bill曾经一时起兴的触摸过它们,当时,恶魔察觉之后一瞬间复杂的表情,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头脑简单的家伙,Bill轻而易举的便猜测到了他留长发的意义。

  八成,就是为了吊唁现在他面前这个稚嫩的小女孩的逝去。

  Bill又将心思定在了Mabel身上,他盯着女孩的棕色卷发。据他所知,Mabel在她弟弟的陪伴下度过了幸福的一生,她长命百岁。

  但是这又有什么意义。

  Bill抿了一下嘴唇,他开始觉得焦躁不安了,不知是否是因为这个地方刺眼的光线和异常鲜艳的色彩所致。

  她的兄弟获得了永生的权力。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因为恶魔Bill·Cipher。

  “……你还有什么问题。”Bill主动提出了疑问。

  “没有,我只是来看看你。”Mabel的手里抓着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在Bill看来,那粉色的触须真是太诡异了,可是女孩子总是会觉得一些诡异的东西很可爱。

  “看我?”Bill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异,并且迅速的消散了。“你担心我会‘再次’对你的兄弟做什么?”

  “不不不,我完全不担心,毕竟你现在是‘你’。”

  Bill有些不爽了,而且他清楚女孩甚至连恶意都不曾有过。的确他现在什么都做不到,如果不靠着自己以前的一些知识,他甚至不能和现在的恶魔站在同一个立场。

  “你说的没错,那么——”

  “我想要你陪着他。”女孩打断了他。

  “等等……你说什么?”比起被突然打断,Bill更在意Mabel所说的内容。

  “我说,我,”Mabel指了指自己,又指向了bill,重复道。

  “希望你能陪伴他。”

  “毕竟,我已经做不到了。”

  Bill无言以对。连他也不知道人死后千年灵魂到底会去哪里,他作为一个恶魔转生的例子,连眼前女孩的真实都无法确信,她是否真实存在,亦或者只是他做的一个荒谬的梦。

  “哈,ShootingStar,你把我想象成什么了。”Bill笑了,虽有所疑惑,他还是回答了女孩。“我是Bill·Cipher,纵使被困在人类的肉体里,我的本质还是恶魔。”

  “这样就好,不如说,”Mabel站了起来,她走到金发少年面前,“正是因为这样。”

  Bill开始觉得这个幽灵的脑子也许出了问题,或者出问题的是他。

  “我知道你想要恢复恶魔的身份,所以你才会需要利用到Dipper。”Mabel在他面前转了个身,裙角扬起一个小小的弧度,她正认真的看着Bill。

  “如果你做到了,变回曾经那个强大疯狂的你,不管是要再次毁灭世界也好,不要也罢,我只是希望你不要舍弃Dipper,留他一个人。”

  PineTree早就已经不是你所熟悉的了,ShootingStar。

  Bill没有说出口,一千年已经让PineTree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恶魔。他的所作所为,Bill有所耳闻,他并不是什么正义的伙伴。

  “我不会答应你的,Mabel。”他叫了女孩的名字。

  女孩正睁大眼睛盯着他,听到他的回答后显露出明显的失望。

  “……好吧。”女孩并没有像他想象中开始胡搅蛮缠,有些意外,出现在他梦里的人物并不会受到他的思维控制。

  “我只是……不想再看到Dipper永远孤独下去……”悲伤的神情在她脸上蔓延。

  “你的弟弟并没有那么脆弱。”Bill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安慰。他作为人类生活的十年里,感情并没有任何缺失,甚至说得上丰富,然而这一切在一个晚上便被摧毁了。他想起年幼且尚未发育完全的弱小心灵被庞大的记忆洪流吞噬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十岁的孩子自然不可能体验过数万年积累出的极端情绪与对被打败的不甘和憎恶,当时自己的恨意达到了最高点。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在初次见到现在的‘Dipper’的时候,他的内心深处居然还残留了下了一点点的同情心,Bill觉得眼前的恶魔很可怜。

  就像现在他面前的这个女孩一样。

  金发少年有些困扰的看着眼前快要哭出来的Mabel,他觉得这个梦境如此漫长,毫无疑问的恶梦,甚至希望有人能够叫醒他。

  当然,唯一和他在一起的那个恶魔是不会这么做的。

  Bill停止了思考,伸出一只手扶上了女孩颤抖的肩膀。

  “我懂了ShootingStar,我可以答应你。”他想要快点醒来。

  “真的?”Mabel抬起头,眼波流转。

  “真的。”假的,他知道。

  “Bill!”Mabel兴奋的喊道,扑向他怀里。

  Bill被扑了个趔趄,他稳住重心,扶着怀里的女孩,让自己露出在学校应付同学和老师的温和笑容。他居然在梦境里感觉到了疲惫,不可思议。

  “谢谢你,Bill,不过…”Mabel抬起头,仰视眼前漂亮的少年,“说谎可不好哦,就算是你。”女孩大大的笑容,让Bill虚伪的笑僵在脸上,在他回神之前,Mabel就已经握住了他的一只手。

  “这是一个交易。”Mabel的力道出奇的大。

  “ShootingStar?”Bill不理解她的意图。

  “你真的很漂亮,Bill。”Mabel没有松开他,反而闭上了双眼。

  Bill发现自己无法动弹。

  “我的弟弟开始着急了。”女孩如此说道。

  “……”他甚至连声音也发不出了。

  “梦该醒了,Bill。”女孩松开了他,向后退去。

  世界从她的脚下开始崩塌,天空像是一块破碎的镜子,碎片逐渐落下,一切梦幻的东西开始消散。

  他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在迅速地倒退,他想叫Mabel的名字,然而Bill无法做出任何动作,他只能瞪大金色的眼睛盯着远处的女孩。

  “Dipper就拜托你了。”




  “……ill”

  “…Bill”

  “Bill!”

  Bill缓缓睁开眼睛,他听到有人在叫他。金色的瞳孔扫视周围,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你醒了。”那声音再次响起,带着不真实的回音。

  “……PienTree。”少年张了张干裂的嘴唇,吐出这个词。

  “你刚刚做恶梦?”黑色的燕尾服衣摆突然凭空出现在他眼前,恶魔现身了。

  恶梦。Bill在脑海里重复这个词,突然间梦境中所发生的一切涌入脑海,他猛地坐起来,这让半空中的恶魔急忙躲闪了一下。

  “你怎么?”恶魔不解,他很少见到Bill这种神情。他好像被什么吓到了,Bill也会有恐惧的东西吗?

  “PineTree。”Bill低着头,语气凛冽道。Alcor换了个姿势,好让他看清楚Bill现在的表情。

  “怎么了。”

  “……刚才,Sh……”Bill突然停下了。

  “Sh?”Alcor重复,他现在的视线离不开少年,不管是睡得凌乱的头发,被汗水浸湿贴在脸颊上,还是金色的瞳孔里的惊异,好像还有些紧张,这些反应都是很新鲜的,Alcor觉得应该记住它们。

  他看着Bill欲言又止,又迅速换上了一张平时,冷淡、略带轻蔑的表情。

  “没什么。”

  “好吧。”Alcor明白,Bill隐瞒的事情可不差这一件,他也不会去深究。

  “你刚才…试图叫醒我?”Bill扶着额头,皱着眉像是想起了什么。

  “有什么不对吗?”Alcor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怪异的。

  “没有,我只是…”他想起了梦境结束之前Mabel的那句话。

  ‘我的弟弟开始着急了。’

  PineTree?着急?因为什么?他吗?Bill侧过脸,看着依然稳稳漂浮在空中的恶魔,他有些疑问想搞清楚。

  “我刚才看起来很糟?”他问。

  “很糟。”恶魔回答他,此时他也没有把视线从Bill脸上移开。

  “你刚才看起来很痛苦,而且我叫不醒你。”Alcor的视线在少年脸上游走,好像在确认些什么。他不是第一次做恶梦,不如说,Bill经常会因为梦魇惊醒或者在睡梦中挣扎。而Alcor也想得到原因究竟是为何,毫无疑问就是恶魔时期的Bill庞大的记忆和情感,人类的大脑到底能不能容纳下那庞大的记忆体?他怀疑。

   一开始,Alcor只是默默的看着Bill在睡梦中痛苦煎熬,他并不想要为此去做些什么,比如叫醒他。他意识到,让一个作恶多端的家伙接受这些小小的惩罚并没有什么过分的。但是后来,面对频繁出现的此种情况,就算是他也有些于心不忍,他会通过使用一些小小的魔法,让Bill的梦境得以缓解,但是他从来没有尝试过叫醒他这个方法。

  然而就在今天,他的魔法竟然完全没有起作用。

  Alcor多少有些着急了,他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他是能控制梦境的恶魔。

  最后他只能采用最原始的方法,试图叫醒Bill,在尝试了数次呼喊他的名字之后,Bill竟然没有一点转醒的迹象。

  正在他束手无策的时候,bill醒了。

  “……你试图叫醒我?”Bill重复了一遍提问,他的表情匪夷所思,Alcor以前可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

  “没错?”Alcor用同样的眼神盯着他。“有什么问题?”

  “……没有。”Bill不再看他,停止了谈话,就算继续和PineTree讨论下去也不可能触及那个梦。而且,身上黏腻的感觉很不好,他需要去洗个澡。

  Alcor还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魔法会失效,Bill八成也不会知道,他这么认为。不过,只要一切一如既往,这些都无所谓。

  恶魔无聊地打了个哈欠,他看着金发少年拉开盖在身上的被单,露出穿着短裤的,纤细雪白的双腿从床上起来,赤脚踩着木质地板走向浴室,关上了门。他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没事,但是他也绝不会过多的关心这个少年。

  毕竟,他是Bill·Cipher不是吗。


评论(5)
热度(109)

© seij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