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vity Falls】同居命题短文

  • 三个小短篇,感谢阅读。

  • dipbill,请自行避雷。

  • Dipper,Mabel,Bill三人共同生活的设定。


  1.Dirty Clothes


  “Dipper,我再也受不了,你今天必须把你的这堆脏衣服给我洗了!”女孩手叉着腰,瞪着她的兄弟。

  “Mabel,我只是太忙了,你看我还有论文没写完……”

  “你说什么都不行,你看看它们!都发出恶心的味道了!你为什么不能学学Bill。”Mabel嫌弃地指着堆在洗手间里的那堆衣服。

  那个恶魔的确在这方面很整洁,Dipper无法反驳。

  “嘿,PineTree,我也同意ShootingStar说的,这太恶心了。”Bill从Mabel身后飘了进来,他穿着件白衬衫,也没有系领结,黑色的休闲西裤搭配他的皮鞋刚刚好。恶魔看了一眼那堆东西,表情厌恶至极。“恶心。”

  “……好吧,好吧,我洗。”Dipper·Pines随便地拿起了那堆衣服里的几件打算塞进洗衣机。

  “内衣要和外衣分开来洗!”女孩和恶魔竟然异口同声地呵斥他。

  “你们怎么搞的?!”Dipper觉得自己的头开始大了,自从与Mabel和那个恶魔开始同居以后,他好像多了一个老妈和一个聒噪的老婆。拜托,像他这个年纪的男人邋遢一点很正常不是吗,而且他只是不喜欢洗衣服,其他地方他可以说得上很爱干净!当然,除去他同样乱得毫无规章的桌子,Dipper把它们称为乱中有序,因为他知道他的每一件东西都在哪里。

  “哦,PineTree,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金发男人的表情像是在同情他一般。

  “……少废话Bill,你平时的家务都是用魔法做的。”Dipper正在分拣内裤和外套,他看起来很是不情愿,的确,他觉得这些琐事很麻烦。

  “你就不能帮我一起做了吗?!”他抱怨。

  “我又不是你老婆PineTree。”Bill挑眉,他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个大男孩蹲在地上滑稽的样子。

  “是是,你不是,你是我男朋友。”Dipper低着头继续手里的动作,好像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却着实让Bill感觉吃了个哑巴亏。

  “……你真是个小混蛋,小子。”Bill的表情有点扭曲了。

  “对,可是你就是喜欢我混蛋,不是吗?”Dipper抬起头,看着半空中的金发恶魔,略带报复意味地笑了。

  “可不包括你的邋遢。”Bill仰起头,俯视他,他可不会在任何时候口头输给PineTree。

  “好了好了,男孩们,快点做完我们就可以去吃午餐了。”Mabel早已习惯了她弟弟和他的恶魔恋人的口角,不如说,在她看来这更像是在调情。

  “……我想我需要赶快找个男朋友了。”Mabel转身离开的时候嘀咕了一句。

  “为什么突然扯到这个?!”

  这次,换成Dipper和Bill异口同声了。


  2.Movie Night


  “哇哦,”Bill·Cipher看着荧幕里四溅的血花,发出惊叹。“这真是恶心。”

  “你应该见过很多比这更残忍的事情吧。”Dipper怀里抱着一桶爆米花和玉米片的混合零食,正目不转睛地盯着画面,他对这些假的东西可不会有半点恐惧。

  “真的可不是这样的,比如这里的血的喷射方向——”

  “停!”棕发青年适时地制止了他的恋人把这个恐怖的话题继续说下去。以他的经验,比起惊悚电影,恶魔所知道的事情往往要恐怖上数十倍。

  “安静,兄弟们,现在正是精彩的时候!”Mabel双腿蜷缩在沙发上,一只手臂随意地搭在膝盖上,看起来宽大舒适的长毛衣包裹着她的身体,她的另一只手正伸向Dipper怀里的零食桶。

  Dipper和Bill停止说话,继续观看这部以血腥恐怖著名的电影。故事刚好进行到高潮,女主角被疯狂的杀人魔在古堡中追击,紧张的背景音乐搭配有名女优的演技,的确将气氛烘托得很好。可这些对一个智周万物的全视恶魔来说,会不会多少有些枯燥?

  Dipper有点在意这个问题,他侧过头,偷偷瞄了一眼坐在他旁边的金发男人,Bill采取了和Mabel同样的姿势蜷缩在沙发上,身体稍有倾斜,靠在Dipper身上。让他意外的是Bill正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视画面,金色的眼睛里全是专注。

  青年承认他有点看呆了。毕竟,从他的视角来看,Bill的金发由头顶的发旋柔顺的垂下,前发随意地搭在他漂亮的脸上,偏长的刘海被向右梳理,遮住了右眼黑色的眼罩,若隐若现。黑色的眼罩带子一直伸延至耳后,在后脑处系了个结。荧幕所发出的光线影响了Bill的肤色,让他看起来比平时还要苍白,配合他完美至极的脸部曲线,就像个美丽的吸血鬼——

  不如说,他本来就是个恶魔。

  Dipper吞咽了一口口水,他觉得他的心思已经不能再回到电影上了。

  “哇哦!”

  Mabel突然惊叫了一声,Bill也同时跟着轻微抖了一下身体,并且皱起了眉头。看来电影进行到了非常吓人的画面,恐怖的音乐正环绕在他们的客厅里。可惜Dipper已经没有兴趣再看了。他注意到,Bill无意识地抬起了一只手,并伸过来抓住了他的衬衫袖子。

  ……

  这可不太妙。

  Dipper感觉自己的嘴角开始上扬了,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属于他的恶魔。拿着爆米花桶的手不自觉的用力,盒子变形了。


  随着刺激人鼓膜的高频音乐戛然而止,电影结束了,冗长压抑的片尾曲开始播放。

  “呼……真是个刺激的电影。”Mabel纤细白皙的手拍了拍胸口,放松自己绷紧的神经,她非常享受每周的家庭电影之夜。

  “还算不错。”Bill评价,他并没有看过几次电影。过去他一直认为,人为制造出来的影像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他不需要靠看这些东西来娱乐,直到他与PineTree和ShootingStar在一起。每个周末他们都会拉着他一起观看些影片,有无聊的喜剧,惊险的动作片或是ShootingStar喜欢的爱情电影。他发觉观看这些东西的感觉意外的不错,也许是因为他身边的这两个人类并不会让他觉得无聊。

  Bill注意到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一言不发的PineTree,这不太正常,因为每次观影后他都会发表一通长篇大论,来分享他对每一部电影的看法和见解。

  当他抬头看向Dipper,却发现后者正带着一种诡异的微笑,盯着他。

  “你怎么了,PineTree?”Bill觉得这个表情实在是有够怪异,而且,让他感觉有点奇怪。

  “……什么?哦!什么都没有!”棕发的青年终于回神了。他立刻绷直了自己的身体,把视线移开。

  “你今天怎么没有发表你的那些意见,我的老弟?”Mabel笑着拍了拍她弟弟绷紧的后背,她也不知道她弟弟反常的原因。

  “我只是……嗯,那个,很漂亮……”Dipper慌乱的揉了揉自己本就乱成一团的棕色卷发,他的耳朵红红的。

  “什么?”Mabel和Bill同时发出疑问。

  “…………那个女主角!对,女主角很漂亮,我觉得。”

  “好吧,的确,那可是这两年新晋的红人。”Mabel摸着下巴说。

  “是吗?我倒是觉得一般。”

  “那是因为Bill你见过的美人太多了,不如说你本身就是!”

  “你真的很会夸奖别人,ShootingStar。”Bill换了个姿势,双臂枕在后脑,他已经浮在沙发上方了。

  “我说的可都是真的。”Mabel嘻嘻笑道。

  Bill和Mabel说笑的同时,夹在两个人中间的Dipper,对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羞耻得无地自容。


  3.Breakfast


  恶魔起得很早,不如说,他本来就不需要睡眠。可恶的PineTree又禁止他在夜间出去游荡。为了打发这些无聊的夜晚,他只好有些不情愿的配合这些人类的习惯,让自己也陷入沉睡,包括准时醒来。

  Bill整理了一下自己睡得有些乱的金发,一路飘到客厅,在单人沙发上方解除了法术,落进软绵绵的垫子上。抬起手指,一本书随着他的动作从书柜中滑出,以不自然的弧度落入他手中。他会在ShootingStar和PineTree起床之前读上一些书作为消遣。

  然而没过多久,他就听到从楼上传来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木质地板被踩得直响。Bill抬头看到Mabel从楼上冲了下来。

  “怎么了?”Bill的眼神跟随着她,镇定地问道。

  “我快迟到了!”Mabel已经冲进了浴室,动作飞快的开始了洗漱。“我今天有一个重要的约会。”女孩嘴里含着牙刷,模糊不清的回答,不过足以让Bill听懂。

  “哦?约会?”Bill已经放下书本,正以一个优雅的坐姿——凭空浮在浴室门口,他肩膀斜靠在门框上,愉悦地看着Mabel的背影。“看来我们的小女孩也终于长大了?”

  “和Pacifica。”听到Bill戏谑她,Mabel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从镜子里可是能把那个金发恶魔狡黠的笑容看得一清二楚。

  “对象是谁也不能代表不会发生什么对吗?”Bill微笑,脚尖对着门框,轻轻一点,借着惯性,离开了浴室门口,进了厨房。

  “好吧,随便你怎么说,你这个玉米片。”Mabel翻了个白眼,打开她的粉底盒子。

  “我保证你早餐不会想吃玉米片。”Bill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

  “没时间了!帮我煮杯咖啡就够了。”Mabel也回头对着Bill的方向喊道。

  “没问题。”恶魔回答。


  “哦……这下真不妙了。”Mabel用余光瞄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加快了速度。要知道,Pacifica可从来没有什么耐性,偏偏她又非常守时。Mabel化好妆,又整理了一下头发,拿起一个漂亮的发卡戴上。

  “大功告成!”

  当她冲出浴室门口来到客厅时,Bill刚好将煮好的咖啡递给她。正确来说,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现在就浮在她前面。

  “喏,ShootingStar。”

  “谢谢,Bill。”Mabel拿起杯子,豪迈的一饮而尽——

  Bill看着打扮完美的女孩将杯子放回去,快步走到门口穿鞋。

  “一会Dipper起来让他随便弄点什么吃吧,冰箱里有食材。”Mabel起身,摘下挂在门口的大衣,打开门说,“那么我出门了。”

  “慢走。”Bill懒散地挥了挥手,女孩关门后不久他就听到了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看了一眼时钟,距离PineTree起床还要一段时间,他总是三人之中最晚的。恶魔的手指轻轻磨挲着自己的嘴唇,他想到他该做些什么来打发时间了,他的眼睛盯着厨房。

  “开始吧。”一个指响,Bill的双脚久违地落在地面上,他走进厨房。


  当Dipper一脸困倦地从楼梯上下来,他看到的是靠窗摆放的木制餐桌边,Bill坐在椅子上,一只手端着咖啡杯,另一手拿着一本小说正在专心阅读的场景,这般普通的景象让那恶魔看上去与人类无二,和超自然扯不上半点关系——如果在他的面前没有漂浮着两块方糖和搅拌勺就好了。

  “早上好,Bill。”Dipper走过去,和恶魔打招呼。

  “早上好,PineTree。”Bill没有抬头看他,视线还停留在书上。

  “Mabel呢?”青年揉了揉他那头乱七八糟的棕色卷发,拉开椅子坐下。他面前放着一份早餐,烤吐司搭配培根煎蛋,以及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看上去很有食欲,他拿起刀叉。

  “ShootingStar的话,一大早就出去了,”Bill轻描淡写,“去约会。”

  “什么?!约会?”刀叉从Dipper手上滑落,砸在了盘子和桌子上,发出刺耳的噪音。他站起来,双手激动地拍着桌子。“和谁!”

  “和Pacifica。”Bill总算抬眼看了他一次。

  “……”Dipper盯着那波澜不起的金色瞳仁,脱力的坐了回去,他觉得Bill是故意耍他。虽说他早经习惯了恶魔的作风,还是会被他耍的团团转……等一下,如果Mabel一大早就走了,那么他面前的这分早餐是怎么回事?

  Dipper低头,愣愣地看着面前的食物,难道是……

  “……Bill。”

  “嗯?”

  “这难道是你做的?”Dipper的表情像是在面对世界末日。

  “没错。”Bill合上了书,随手扔在桌面上,他眯起眼,审视他的男朋友,“很惊讶?”

  “是啊……”Dipper木讷地说,“我可能明天就要死了。”见鬼,他现在真的这么认为,这个混沌之神居然给他做了份普通的不得了的早餐,如果Bill让他生吃一只鸡他都觉得比现在这件事要正常。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小子。”Bill用手指着他,用命令的语气道。“吃了它!”

  “我吃,我当然吃……”Dipper慌忙重新拾起刀叉,他不知道他现在的心情到底该怎么形容,这件事简直可以写入他的超自然事件笔记,毕竟,一个恶魔毁灭世界也要比给一个人类做早餐要合理多了对吧?另一方面他竟感觉这有点甜蜜……Bill,那个Bill·Cipher,竟然愿意给他做人类的食物,这真是个惊喜。

  Dipper将食物送进嘴里前,偷偷瞄了一眼坐在对面的金发青年,白净,修长的手正托着下颚,衬衫一尘不染,袖口也熨烫的平平整整。此时Bill正专注的盯着Dipper,他的睫毛细细长长,隐藏在后面的金色瞳孔更是让Dipper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Bill……”

  “什么,PineTree。”

  “你是如何做到把吐司烤出地狱的味道的。”

  “……闭嘴,不准剩下。”

  恶魔只有咖啡煮得好喝,Dipper喝了一口,忍不住笑了。


评论(16)
热度(193)

© seiji | Powered by LOFTER